欢迎光临农业蔬菜网_果品粮油_苗木花卉_棉花茶叶_畜牧饲料!

从“煤矿村”到“厨师村”(人民眼·流动中国)



发布时间:2019-09-06 作者:农业蔬菜网标签:   中国      人民      流动      煤矿村      厨师村    分类:棉花
原标题:从“煤矿村”到“厨师村”(人民眼·流动中国)

 

  图①:航拍玉水村。
  石雨晨摄(人民视觉)
  图②:2018年12月,客家菜师傅培训基地在玉水村开班。
  张海瑞摄(人民视觉)
  图③:玉水村厨师烹制的姜蓉鸡。
  资料图片
  图④:玉水村一名厨师在做菜。
  资料图片

 

  引 子

  “玉水?那个‘厨乡’吧!”

  在粤东梅州市,提起梅县区城东镇的玉水村,几乎无人不知。

  登高远眺玉水村,只见群山叠翠,清流泠泠,古树垂荫,客家古屋星罗棋布。

  “全村2600多人,有1000多人从事餐饮服务,八成以上的家庭有人外出做厨,年薪20万元以上的厨师超过百人,一年带回劳务收入5000多万元。”城东镇镇长古勇科如数家珍。

  回望10多年前,村党支部书记郭国青感慨万千。那时村里还有煤矿,黑水四处流淌。村民虽多在煤矿务工,但生活并不富裕。

  时过境迁,如今玉水人走南闯北,足迹遍及27个省区市,立足于一间间异乡厨房奋力打拼,创造着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,书写着“煤矿村”变身“厨师村”的山乡巨变故事。

  习近平主席在二○一九年新年贺词中说:“一个流动中国,充满了繁荣发展的活力。我们都在努力奔跑,我们都是追梦人。”小小玉水村,恰是“流动中国”活力无限的一个缩影。

  

  放下煤铲,掌起大勺

  改革开放大时代、经济社会大发展,给了每个人前所未有的机会,玉水人笃信“只要用奋斗去把握,总有一款适合你”

  上世纪80年代,玉水还是远近闻名的“煤矿村”。

  “到处是小煤矿,六成以上的村民挖煤,挖了10多年,越挖越少、越挖越深、越挖越难。”郭国青记忆犹新。

  2005年,梅州兴宁矿难发生后,广东省开展煤矿整顿关停工作,玉水煤矿效益一落千丈。何去何从,玉水人犯了愁。

  “做厨师门槛不高,收入不低,村里早前出去做厨的人发展也不错。”扬叔给村里支招。

  扬叔大名郭开扬,是玉水最早走出去的厨师,年轻时也挖过煤。

  “爷爷那辈挖了200余米深,父亲那辈又挖了200余米深,到了我们这辈就只能深入到井下500余米的地方挖。有的坑道高不足一米,斗车进不去,人只能以爬代走。”回想当年,郭开扬笑言自己就没干净过,“出来后只有牙是白的。”

  挖煤越来越挣不到钱,“大人穿旧的衣服改一改,我和弟妹接着穿,不时去外婆家借口粮。”80年代,珠三角乘改革开放东风,发展日新月异。听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17岁的郭开扬选择加入悄然兴起的打工潮,只身来到珠海。“人会饿死,但多做点不会累死,有能力就多去做,多去学……”母亲的叮嘱,他一直记在心头,像铁烙进肉里。

  “进过皮革厂,卖过猪肉,一路辛苦一路迷茫,也打过退堂鼓,甚至到了车站要离开却又咬牙留了下来。”经人介绍,郭开扬进入一家企业饭堂打下手。几经磨砺,厨艺精进,郭开扬后来凭借一道拿手的“扬州炒饭”,被一家四星级酒店破格录用,开启梦想进阶之路。

  学厨之路上迈出的每一步,郭开扬至今难忘。1991年,他放弃助理厨师职位,跳槽到一家规模更大的酒店。一切从头开始,每月工资也从450元降至190元。“为了学手艺,豁出去了!”郭开扬说,晚上下了班,别人出去玩,“我就自己买一些胡萝卜、冬瓜之类的,在宿舍里雕花,能学一点是一点。”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从食堂学厨到饭店掌勺,直到现在投资深圳、中山、珠海等地11家酒店,郭开扬成为玉水的标杆人物。

  正为村民生计犯愁的村两委班子,从郭开扬身上看到了挖煤之外的新出路,便牵线搭桥,鼓励村民外出学厨。郭开扬的电话,也成为村民找工作的热线。

  “只要接到电话,我都尽力帮。”郭开扬深知外出学厨的不易。就这样,村两委搭台,能人带路,村民们放下煤铲,掌起大勺。

  “八成以上的家庭靠外出做厨走上了致富路,许多人在城里有车有房。”郭国青介绍说,“北至黑龙江、西至甘肃、东至上海,还有广东省内21个地市,几乎都有玉水厨师的身影。”

  现在回过头来看,玉水村民走出去做厨,有不少机缘巧合,但在华南农业大学副教授李琴看来,在改革开放的宏阔背景下,玉水人闯出发展的新天地并不意外。90年代,大量的农民离乡进城,在这个流动的过程中,经济利益的因素占主导。他们大多文化水平不高,做厨成为不少人立足城市的一条途径。“有人引路,自己踏实肯干,再加上可预见的上升空间,都激励着玉水人不断进取。”

Copyright © 农业蔬菜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:粤ICP备14090414号